今天是:
在线咨询  会员中心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联盟动态 合作伙伴 专家团队 诚信会员 政策法规 即时新闻 企业之声 联盟商城
系统服务 >> 联盟论坛 企业沙龙 专业培训 项目推广 投资融资 专业研讨 信誉认证 政策解析 招商引资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系统服务
系统服务
    曾毅:中国面临两大人口安全问题 机构整合是关键
    时间:2016-8-11 10:28:47  来源:第一财经  点击:718

     
      我国面临两大人口安全问题,包括快速大规模老化和出生性别比大幅偏高。未来政府应整合卫生、计划生育与老龄工作,鼓励支持成年子女与老人同住或近邻居住以应对人口老化严峻挑战和改善家庭福祉。
      中国面临两大人口安全问题
      中国面临的第一个人口安全问题是人口快速大规模老化,但养老保障根基薄弱。据保守估计,我国65+岁老人占全部人口的比例将从2010年的8.9%增加到2050年的25.6%,最需照料的80+岁高龄老人将从2010年的2千万增加到2050年的1.2亿。在2035年左右,中国人口老化水平将显著超过美国。自2010年,我国农村老年人口比例就大大高于城镇。如果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反映的农村向城镇迁移人口绝大多数为年轻人的趋势不变,预计到2050年,农村人口的老龄化水平将为城镇的2倍,农村空巢老人比例将为城市的2.9倍。
      虽然在上世纪90年代,民政部主持的农村养老保障试点发展得很好,但是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基本处于停顿倒退状态。除了当时领导不重视与管理上的问题外,另一最主要原因是,民政部农村社会养老保障司于1998年并入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后,因缺乏与计生、民政系统类似的基层工作网络,致使农村社会养老保障的组织发动工作面临较大困难。直到2009年,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发布了新型农村养老保障计划,发展迅速,到2012年全国新型农村养老保障已经基本覆盖,但仍然不够完善。同时,劳动与社会保障部缺乏农村基层工作网络的问题依然存在。
      第二个人口安全问题是出生性别比偏高。我国五、六、七十年代出生性别比属正常范围,八十年代初开始偏高,且持续快速上升,2000年出生性别比高达1.2比 1;虽然近十几年我国出生性别比有一些下降,2014年为1.16比1,仍然比正常水平高出将近11个百分点。按联合国最新数据,中国仍然是全世界出生性别比最高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大学健康老龄与发展研究中心组织的“中国老龄健康影响因素跟踪调查“大样本数据分析发现,养育女儿在老年得到的回报比养儿子要高得多;主要表现为:与成年儿子相比,女儿孝敬父母的指数高18%,与老年父母情感关系好的比例高44%。儿女双全但生活不能自理老年父母对于女儿女婿照料的满意度要比儿子儿媳高67%;平时与女儿/女婿交谈最多的老人三年后认知能力显著下降风险比平时与儿子/儿媳交谈最多老人低16%,死亡率低7%。以上养育女儿在老年得到的回报优于儿子的差异在统计上显著,而且养育女儿回报率更高这一现象,在农村比在城镇更明显,在高龄老人人群比低龄老人人群更明显。
      如何解释这些与农村重男轻女(不少人流产女婴保胎男孩导致出生性别比严重偏高)似乎矛盾的研究结果?调查数据分析提供了答案:农村老年父母从儿子获得经济支持的可能性显著比从女儿大得多,而农民没有完善的基本社会养老保障,以及所谓儿子才能传宗接代和“女儿外嫁”封建习俗,导致农民重男轻女与流女保男。同时,老人与儿媳在日常生活中的矛盾纠葛的可能性相对女儿大得多。
      家庭小型化与结构变化趋势及其影响
      我国人口变迁另外一个重要的特征是,家庭户数增长幅度大大高于人口增长幅度;预计2030年以后人口负增长,但是家庭户数仍然显著增长。例如,1990-2010年和2010-2030年我国人口增长幅度分别为 17.9%和7.9%。但是,这两个时期家庭户增长幅度分别为 45.1%和27.7%。这主要是一代户数、尤其是一人户数大幅度上升,三代户数快速下降,两代户数也大大下降。
      家庭小型化与结构变化对人口老化、能源消费及可持续发展都具有深远影响。“中国老年健康影响因素跟踪调查”数据分析表明,与空巢老人相比,与子女同住老人的认知功能改善40%,自评健康良好的可能性高32.4%,生活满意度高54.8%。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空巢老人的家庭照料现金开支比与子女同住老人高67.8%。同时,与父母同住或近邻居住子女的就业率比远离父母的子女高23.1%,而其每周工作时间也显著提高。也就是说老人与子女同住或近邻居住可以使父母辈和子女辈双赢。
      国内外数据分析还表明,家庭小型化和结构变化导致的家庭户数大幅增加将显著加大能源消费负担。其道理很简单,因为能源是以家庭为单位消费的,如果一个三代家庭分化成两三个一人户或者其他小家庭户,能源消费就会相应的大幅增加。我国家庭能源消费从1999年以来以每年22%的速度增长。这样大规模的增长,固然跟生活方式的变化、人口城镇化进程有关,但也与家庭小型化和结构变化趋势息息相关。
      整合卫生、计划生育与老龄工作,促进亿万家庭福祉
      我国人口(尤其是农村人口)快速大规模老化和出生性别比大幅偏高的两大人口安全问题密切相关。然而,目前这两大问题却由卫计委与老龄委分而治之,与科学发展观理念相背离。例如,我们曾到山东、四川、海南、江苏、江西、河北、湖南、广西等地调查农村社会养老保障问题,亲身体验到了卫计委与老龄委完全分离使得两个部门很难相互配合,形成了两驾马车分道而驰的局面。更为严重的是, 老龄委并非具有行政权力的政府职能部门,极不利于老龄工作的有效开展。目前这种管理体制无法有效发动群众、整合资源,对提供基本养老公共服务,改善我国人口出生性别比,实现亿万家庭幸福和社会长治久安非常不利。因此,我和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合作撰写了一个政策咨询报告,我们建议:采取“大人口大健康(爱基,净值,资讯)”战略来应对相互密切关联的两大人口安全严峻挑战,尽快将老龄工作纳入卫计委的职能,并将老龄工作系统并入卫计委系统,承担农村和城镇养老保障组织动员工作,全面组织发动并帮助所有农民和城镇居民从年轻时就积极参加由政府配套支持保底的新型城乡一体化社会养老保险。
      当然,养老保障基金的管理与保值增值仍由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交有关金融机构承担。我们建议尽快将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更名为“国家健康与家庭福祉委员会”,全面负责抓好全民健康、计划生育、应对人口老化挑战和促进家庭福祉等直接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工作,使广大人民群众切身感受到国家为他们从出生、成年到老年整个生命周期的健康与家庭幸福提供服务的政策导向,在生育率很低和人口老化压力加剧的新常态下,实现亿万家庭的和谐发展和福祉改善。其实,这并不是一项开先河之举,例如,印度、孟加拉中央政府早就有了健康与家庭福祉部。在德国、奥地利、罗马尼亚、马耳他等国也设有以家庭福祉和老龄服务为主要职能的部。
      我们建议,借鉴新加坡政府对于老年父母与子女同住或近邻居住家庭给予适当经济补助,在购买和租用政府补贴住房,适当减免个人所得税等方面给予照顾和优惠的成功经验,在高度重视与大力发展社会养老的同时,继承发扬中华民族家庭养老优良传统,鼓励支持成年子女与老人同住或近邻居住,既有利于老人享受天伦之乐,在生病时得到适当家庭照料,还可以在不生病时向子女孙子女提供帮助,促成老人和晚辈“双赢”。另外,为了充分发挥女儿照料老年父母的优势, 并避免相对比较可能发生的婆媳矛盾,我们建议鼓励支持即使儿女双全的老年父母与女儿、女婿一起或近邻居住,逐步改变我国“外嫁女儿”的传统旧习。简而言之,鼓励支持成年子女与老人同住或近邻居住既有利于应对人口老化严峻挑战和改善家庭福祉,又可以减少因小家庭户数大幅增加而导致的能源消费较快膨胀,有利于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曾毅系北京大学健康老龄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北大瑞意高等研究所首席科学家)

    公司地址:北京市珠市口西大街120号太丰惠中大厦1110室   邮编:100050
    招商>> 王铁勇 手机18548930077 邮箱13754556699@163.com  宋雨芳 手机18614070018 邮箱18643365698@163.com
    客服>>  刘英:010-52853306  王双:010-52853307
    Copyright © 2010 中国[诚信企业]联盟